当前位置:首码之家 > 前瞻 > 正文

天穹数藏回应被传跑路系恶意造谣 数藏二级交易平台难逃安全、技术、监管风险

06-10 首码之家 °

  近日,一张天穹NFT数字藏品平台(下文简称“天穹数藏”)跑路的公告在网上流传。网传的截图公告称,平台因经营不善跑路,并将用户称为韭菜。

  天穹数藏平台回应称,平台运行正常,对于恶意造谣及PS的始作俑者正追查出处。

  值得注意的是,仅半个多月前,该平台才被曝出天穹数藏平台出现异常,二级市场(为用户提供数字藏品二次转让、买卖的场所)上的藏品售价突然疯涨上千倍,且近千万元价格的藏品均被“秒售”。

  从“跑路”到黑客攻击,天穹数藏一个月来可谓风波不断。对对于此次“乌龙”事件,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金融科技研究室主任尹振涛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普通老百姓不要参与这种产品,它不会让你一夜暴富。”

  据悉,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质化代币)是区块链中的一种数字资产,而数字藏品则源于NFT。数字藏品使用区块链技术,将艺术品、文字、游戏物品等有价值之物加密编码,在保护数字版权的基础上,实现真实可信的数字化发行、购买、收藏和使用。数字藏品的功能是将其附加到所有形式的虚拟或物理物品上的数字证书,常被用于音频文件、视频、GIF,以及虚拟版本运动鞋等。

  公开资料显示,天穹数藏App是一家拥有艺术品拍卖资质的数藏平台,2022年4月份正式上线,目前合约地址人数已有155万余人。不过,与大多数数字藏品平台严格限制二级市场交易不同,天穹数藏App设有自己的二级市场,由挂售、求购与拍卖三部分组成。也就是说,从天穹数藏App购买的藏品,可以直接在自家的二级市场进行交易。

  6月9日,科技发现,在安卓手机的华为应用市场、百度手机助手和应用宝多个应用软件上,均搜索不到“天穹数藏”App;在网页端搜索该App并下载到手机后,也因“该应用含有不良信息”无法安装成功。

  自成立来外部风波不断

  此次网络流传的截图与天穹数藏App首页相似,该截图显示的内容为,“出于人道主义发个最后的公告。很遗憾由于经营不当跑路。各位韭菜们好自为之吧。感谢各位一个月的付出。已经财富自由,各位后会有期漂亮国见—天穹管理组宣。”

天穹数藏回应被传跑路系恶意造谣 数藏二级交易平台难逃安全、技术、监管风险

  图片来自网络

  随后,天穹数藏方面发布公告称,“近日网络上出现恶意造谣平台跑路的PS图片,平台运作正常;目前正在测试新版本功能及优化,对于恶意造谣的始作俑者,平台正在追查出处。”官方还提醒用户,及时修改登陆密码及交易密码,以确保财产安全。

  近两个月来,天穹数藏App可谓风波不断。5月17日,天穹数藏二级市场上的藏品售价突然猛涨上千倍,标价近千万元的藏品被“秒售”的消息被爆出。对此,天穹数藏公告称,是被黑客攻击所致,黑客利用虚假余额虚假购买盗取用户的藏品。

  据悉,当时有用户将自己的数字藏品刚加价出售,仅数秒便被购买,账户内余额激增却无法成功提现;还有用户投诉账户金额在此期间被“吞”。

  有用户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投诉称,5月17号凌晨,由于天穹数藏App遭到黑客攻击,导致其在凌晨充值的2928元自动消除。平台方面表示会退款,但事情过去三天后,该用户不仅没有收到退款,而且还无法联系上客服。无独有偶,同样是在5月17日,凌晨期间,一名用户在平台充值的3148元也因平台系统异常被清零。该用户在19号提交的投诉中写道:“公告说数据会恢复正常且会给予补偿,但是到现在我的钱没有了,补偿也没到,平台行为恶劣。”

  基于上述投诉,有NFT投资者向科技分析称,如果上述消费者投诉内容为真,平台“吞钱”主要存在两种可能,一种是平台确实遇到系统故障,另一种是充值的钱被黑客或者平台“黑掉”。

  除上述投诉内容外,科技发现,还有不少用户投诉平台虚假宣传、付款后迟迟收不到货、恶意封号等。

  有数位用户表示参与了天穹数藏App的拉新活动,即邀请新人实名认证,集齐5块碎片合成就可获得数字藏品,总共1000份。有一名累计邀请了120人注册都没有集齐碎片的用户投诉称,该公司涉嫌欺骗用户为其拉人头。还有用户表示,“活动未公布中奖的概率,纯属暗箱操作。”此外,还有不少用户吐槽客服“集体失踪”,不论是电话客服、社群客服都无法联系上。

  据悉,天穹数藏App的运营主体为多行(海南)艺术品交易有限公司,天眼查显示,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韩有兵,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人民币,公司主要成员有3人。值得一提的是,该公司因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三亚市场监督管理局吉阳分局于2022年5月9日列入经营异常。

  数字收藏二级交易平台存安全、技术、监管风险

  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天穹数藏)是带有一定交易功能的NFT平台,有投资者希望买了之后赚钱抛出,出现价格波动,炒作也会随之而来。”在于百程看来,目前行业很多NFT交易平台都在探索过程中,因此均存在一定风险,“比如资金的安全风险,放在平台上的资金,万一被卷跑了怎么办?还有技术性的风险,倘若系统被黑了或篡改;再者是监管风险,一旦被叫停,价格多半会大幅下跌。”

  据前述媒体消息,天穹数藏App的挂售市场上一款标价近1000万元的“好好学习 书包”藏品,流转记录显示,该藏品在5月22日的交易价格仅为91元,价格相差10万多倍。

  6月8日,科技发现,因“该应用含有不良信息”,天穹数藏App在多个渠道已经无法正常下载安装。

  一名数藏平台观察人士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表示,在部分具有二级市场的数藏平台上,藏品价格出现了大幅波动,“不排除有炒家在尝试炒作。” 其判断称,“可能是左手倒右手,以这种方式来尝试炒作。”

  《2022数字藏品研究报告——NFT:中西方价值捕获之路的分化》显示,为了避免国内数字藏品出现和海外NFT作品一样的虚拟货币连带关系及二级市场炒作,国内数字藏品交易平台目前采用了PGC(Professional Generated Content,专业内容生产,泛指内容个性化、视角多元化、传播民主化、社会关系虚拟化)发布模式,即定时限量发布,不仅采用统一的市场售价,且不开放二级市场交易。

  不过,欧科云链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蒋照生表示,尽管我国主要的数字藏品平台都已尽量剥离数字藏品的金融属性,但仍无法避免二级市场出现数字藏品的炒作现象,同时也不排除部分平台本身就存在明显的投机目的。

  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盘和林分析认为,大多数NFT产品利用稀缺性进行销售,这些交易取决于买家是否承认NFT产品的实际价值,也就是是否有人愿意接盘,愿意出价,“击鼓传花的游戏最终还是会出现亏损者,接盘侠。”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数字藏品可能衍生的不合规问题,4月13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等联合发布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其中包括:要求会员单位不为NFT交易提供集中交易(集中竞价、电子撮合、匿名交易、做市商等)、持续挂牌交易、标准化合约交易等服务等。

  中国移联区块链专业委员会主任、元宇宙产业委副主任委员陈晓华在近期与元宇宙相关的会议上指出,当前国内NFT市场存在技术不成熟、市场不规范、价值不清晰、监管政策待明确等风险和挑战,以数字藏品为噱头进行的投机、炒作、欺诈、传销甚至是非法集资等行为层出不穷,这违背了我国寻求金融长期稳定发展的初衷。在展望数字藏品的发展方向时,陈晓华表示,想促进数字藏品的良性发展,需要合法合规的交易平台,也需要积极拥抱监管的态度以及监管层更宽大的胸怀。

公众号

扫码获取最新项目

最新项目

    数据加载中,请稍后
  • 加载更多